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戰略要地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483|回復: 2

轉,第一屆接龍小說創作比賽成品素稿

[複製鏈接]

199

主題

593

帖子

692

積分

總區長

Rank: 8Rank: 8

積分
692

宣傳勳章

發表於 2016-1-26 00:20: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的名字叫革特‧希爾,一個純日耳曼血統的人,並且為德國少尉,這一天可以說改變了我的一生,也可以說改變了整個德國的社會秩序。

1939年3月15日,首相阿道夫,希特勒命令我們進軍捷克,作為一個普通人,我知道這是一種無理的戰爭,但作為一個軍人,我只知道絕對服從四個字。乘坐那一部吉普車,呆呆等待到達戰區。在路途之中,突然之間,一群烏鴉在天空不斷回轉,我相信這是上天的某一種告示,但我沒有理會,因為我將快成為一件戰爭機器‧‧‧‧‧‧‧

到布拉格的路上,我們並未遭任何強烈的抵抗,到了布拉格,我接到了命令,暫時駐守此地
我和一名來自漢堡的下士帶著部下在布拉格大街上巡邏,一路上路人不敢接近我們
他們害怕我們會殺了他們,當晚職勤完畢,大家到了酒吧狂歡,酒吧裡有些弟兄摟著美女的腰大聲歡唱
11點,回營的時候到了,有些弟兄扶著喝得爛醉的戰友走回營區,當晚我們度過了一個狂歡的夜晚

此時為早上7時左右,巡查官來了我們房間,看見我們身上滿是酒氣,不禁怒火中燒,他大聲叫我們起來,但我等卻繼續睡覺,使他更加憤怒,他立即拿水倒在我們身上,我們當場醒了起來,看見巡查官的樣子,我等無言而對。

正當巡查官準備處分我們時,傳令兵走過來傳話,說我軍立即起行,巡查官於是轉身就走,我們等人才免於受罰,但我相信日後這位巡查官定必追究我們今天的事情‧‧‧‧‧‧

1939年XX月XX日天氣陰
今天一早便去執行勤務..昨天來的幾名軍官..實在太不像話了..戰爭一觸即發.在當前這種時光下...
竟然還喝的爛醉如泥...要不是傳令兵剛好過來傳話...說什麼我也要先嚴加懲罰他們

心想這些新來的尉軍真令人討厭
不但帶頭飲酒  受到的待遇卻跟自己不同
越想越不是滋味   真想好好地整整他們 ...


1939年5月22日..
這天在廣播中聽到有關元首大人與義大利建交的相關話題
我心想這或許是件好事
畢竟以現在歐洲的情勢 能多個盟國或許能安心一些

時間過得很快,,在布拉格過了幾個月"
我開始習慣這裡的一切,,,每天只傳來遠方炮火的聲音"令人心寒,,"
1939年5月29日
我帶了一小隊出去城外巡邏,,"
很不幸撞上了捷克的士兵,,
對方有人數約7個
我方有人數只得5個"

艾圖斯下士 "
快架起你的重機向前射擊

比瓦特中士"
你帶領布拓 二等兵,,從後突襲

捷克士兵:長官..."德軍的火炮很...很...強!!不如...." (死了)

惡戰一輪,,"
布拓二等兵的手臂受傷"
我們連忙坐上吉普車,,"
去布拉格醫院,,
艾圖斯下士,,,在車上要靠你的重機了,,"

在前往醫院的途中,我等人遭到敵人無情的炮火攻擊,首先遭到被炮火打下的大廈倒下攻擊,接著又遭到敵人的鐵釘,車子無法正常移動,再遭到尾隨的敵人炮火攻擊,真是禍不單行。

就在與醫院500米的距離,我們的車子竟然沒有汽油了.......。

不得已之下.....
我們只好下車徒步前進...
希望能趕在敵軍到來時到達....艾圖斯下士如此想

走著走著...
前方竟然出現了2對小兵...也不知是敵是友...

我們隨即拿起電筒照亮他們,原來他們是德國部隊,我們才定了下來,本想前握手,他即舉起那把手槍,向我們開火,射中了艾圖斯下士的肚子,我等也一邊反火,一邊拉艾圖斯下士到建築物旁,其後我把手放在他的心臟,他的心臟已經不動了........

我們發現,,敵軍是捷克的平民組織"
又是捷克的地下黨"

我們一路打一路撤,,,

艾圖斯下士死前說了最後1句說話,,"(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媽媽,,媽..媽")
這句說話,,令大伙們都覺得很害怕"
很怕自己成為下一個,,,

但是我們的身份是軍人!!"
在戰場上,,不怕死的才是最後勝利者!!"
大伙們!!"將我們的恐懼變成力量吧,,"
讓我們殺光敵兵為艾圖斯報仇吧,,"
過了幾分鐘後,,我軍有一架虎式坦克進城,,"
敵軍士兵給這隻老虎嚇得四處走..."


長官"剛剛捉到了一名捷克士兵,,該怎麼做!?'
比瓦特中士:殺了他吧!!"
我說:不好,,留活口吧..."

我說:你軍的地下總部在那!?快說,,不說就殺了你
捷克士兵,,不回答
比瓦特中士:這麼口臭,,寧死不講!?"
比瓦特中士向他左一拳,,右一拳

那名士兵怕了,,說出一切,,

1939年6月1日
那名捷克士兵說,,在布拉格城外東南方10里,,,就是他們的基地"
我帶領了1架虎式和2隊步槍兵進攻.....

在路上  戰車長帶著好奇的口吻像我問道:「革特‧希爾少尉 請問為什麼要稱我的I號戰車為虎式呢?」

這真是個好問題 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我想以後大概真的會出現稱為”虎式”的新型戰車吧... 哈哈....』


今天真是個好天氣  說熱又不熱
要不是有要務在身  真想去湖邊游個泳

加速移動 走了許久  最前方的士兵停了下來  似乎發現了什麼..
「報告! 前方右側的建築屋頂有持槍分子 不知是敵是友..」

話還沒說完  我左側一名手持望遠鏡的士兵
在槍響之後 應聲而倒

『敵襲!! 是敵人!這不是訓練,就地掩護反擊!』 我用力大喊
並將倒地士兵拖向戰車後方  子彈已經從額頭擊穿頭部  是厲害的狙擊手

不久許多士兵從建築窗口 以及門外沙包  朝向我們射擊

「戰車長,像建築進行壓制射擊! 第二排 準備突入 第一排 就地掩護射擊!!」
「通訊兵! 再向本部要求支援 至少再來兩排步兵!」

戰鬥就這樣開始了  一切就像訓練一樣........

這裡不是訓練!!"是戰場!!"士兵們向前射擊!!"不要怕

「通訊兵:呼叫總部!!呼叫總部!!"發現敵人要求空中支援"重複要求空中支援!!"」

比瓦特中士:長官請批准我帶領4人小隊,,從後突襲"
太危險了,,不要去!!"
(可是比瓦特中士沒有聽我的命令,,帶領了4人小隊從後突襲)
比瓦特中士:士兵們跟我來,,要帶多些炸藥"

重機班掩護射擊拖延敵人!!"
比瓦特中士你別要死!!"
回來見我!!"

我還要和你鬥咬手瓜呢..."

比瓦特中士: (笑了一笑)遵命!!"

比瓦特中士小隊一出去,即遭敵人狙擊手射殺,全部命中頭部,當場死亡。我難以禁制自己的情緒,不知道從那裡拿起火箭炮,急忙衝上前,當然立即遭到射擊,我相當慶幸神的保護。狙擊手只是射到我的腳上,使我可以準確射擊屋頂,敵人隨聲從屋頂掉在地上。

縱管比瓦特中士死了,我還是感到他是生存的。

看!!" (士兵大叫)
Ju-87斯圖卡俯衝轟炸機來了"
兄弟們沖擊敵軍前線!!"
為我們的生存高興吧!!"
讓我們為勝利乾杯吧!!"

轟炸一輪

我們成功沖上前,"
二等兵,,準備爆破!!(我大叫)
啪,,,(爆破後")
沙為基下士抑制射擊!!

長官!發現反坦克炮

你們幾個快去炸毀它!~
行動要快!!"

兄弟們沖!!

士兵坄擲手榴彈到反坦克砲的陣地內
但說準還真的很準   就在手榴彈引爆前一秒
敵兵卻朝 I號戰車發射了砲彈
並成功地把I號戰車擊毀  產生爆炸

我的左大腿被擊中了  
脫力感以及疼痛讓我必須扶著牆才能站立  
但馬上靠著牆跌坐在地  頭部也開始有些暈眩

「少尉... 少尉!還好吧?剩下的交給我指揮。醫療兵!快來幫忙!」

模糊的視線 依稀可見一名肩膀掛著上尉階級的軍官 帶領著更多的弟兄持續作戰

「長官,放輕鬆點,您會沒事的。」 是一名頭盔上掛有白底紅十字布條的士兵
隨後我便被扛上擔架抬走 並昏了過去......

過了一回兒,,到了醫院

很好彩只是皮外傷,,沒有傷及內部
我忽然模模糊糊地醒了..
醫生,,傷者醒了!!"(護士)


我輕聲地問,,我軍作戰如何,,,,
醫生:沒有回答...
醫生:我軍死傷過半"傷的傷"死的死,,還有的在戰場上"

我要回去作戰,,!!"(激動)

醫生:別傻吧,,回去只有九死一生"

二等兵準備吉普車!!"
去布拉格要求士兵坦克飛機支援,,

二等兵:布拉格受到空襲,,而且....

快去布拉格!!"別要說話!!"

二等兵:知道,,,

「夠了,停車,到這裡就可以了。」
在一處已經能夠目視一號戰車殘骸的地方下了車

一跛一跛的向前跑去,卻意外看見士兵們輕鬆地進出建築、搬運物品、壓解俘虜

「喂喂~~!少尉!您沒事吧~?」
是隸屬我麾下的 帕柏里特‧索羅夫一等兵,也是同單位中唯一榮獲二級鐵十字勳章的隊友
「是的,我還好,狀況如何?」
雖然嘴巴這麼說著,腿卻不給我面子似的突然無力,索羅夫也隨即向前攙扶,並且很豪爽地笑了起來
「看你那麼有精神,想必是作戰順利了吧? 什麼嘛.....虧那名醫生還把情況說的那麼緊急!」
「哈哈.....我想那名醫生絕對是馬寧齊爾先生,他最喜歡欺負病患了,哈哈....」


他一面報告目前情況,一邊扶著我前進
大致上情勢由於上尉帶來的增援而有所突破,並順利地掃盪侵略
對手也只是單純的反政府組織罷了,成員多為農夫以及工人
但我軍損失了包含3名士官在內共二十二人,加上一輛I號戰車,這些損失上頭是不可能不去追究的
原來我來回醫院這短短兩個鐘頭內,已經發生多這麼多事...

革特‧希爾少尉回想起這次的慘重傷亡.心裡十分愧疚.
當他閉上眼睛時,腦海裡都是比瓦特中士和其他弟兄的面孔.
"我應該阻止他的"他低著頭,懊惱的說.
身體留著日耳曼的血.
革特‧希爾少尉告訴自己下次絕對不會再讓步下白白犧牲.
以他的血統最為擔保.
此時,外頭來了一名二等兵,急急忙忙的衝了過來.
"少尉,我有要緊的是向您報告!"二等兵非常的喘.
便走到少尉身旁.他的臉往少尉的耳朵貼近.
只見他一說完.革特‧希爾少尉頓時愣住.
這時的他腦袋一片空白.好像掉入了無底洞似的.
等他一回神.那名二等兵已經離開.
他傳來的消息居然是....

「元首下令棄守,從布拉格撤退,並要我等盡速趕赴至史達林格勒。」

我聽到這個命令,立即腳步踉蹌一下。心想:「不...會...吧...,前往東線....!!」
不過軍令如山,我也只好帶著僅存的兩排兵以及一門野砲前往史達林格勒。
在前往史達林格勒的路上,我發現還有殘存的士兵大概十幾個,檢查他們的武器狀況,發現良好,
於是編入我軍的排伍。

坐在車上,少尉的心裡可不好受..
"死了那麼多人,棄守...那些人怎麼能白白犧牲呢!"革特‧希爾少尉心裡非常不甘心的想著.
隨著車子因地形所受到的搖晃程度,少尉的心裡跌跌宕宕.
路途非常遙遠,天氣也漸漸的變涼~
革特‧希爾少尉心裡有種感覺"大戰不遠了~"

一路來到了基輔附近,我方的哨探兵來報已發見一我方營地。
當我們抵達時,卻發現.....
沒想到是一個彈藥營!
再搜查是否還有我軍時,僅發現四個我方的一等兵瑟縮在牆角。作上有一份至柏林發來的電報。
少尉拿起來細看,這時發現元首竟然要我軍....

"天阿,該怎麼辦?"少尉心裡湧出一陣陣恐懼.
眼前的電報上,打著「殲滅基輔的所有盟軍!」
擺在革特‧希爾少尉眼前的只有兩條路,
一‧當作沒看到這電報繞過戰區~趕往史達林格勒
二‧完成這個之前無法完成的任務....
他看了一下周圍的弟兄們~每個人的表情十分凝重,
他們的生死都操控在他的手裡.回想起之前弟兄們的死傷.
這個陰影永遠無法磨除.在掙扎許久.
革特‧希爾少尉召集了所有弟兄,向他們說明狀況和他最後的決定.
士兵們聽完了革特‧希爾少尉的決定都十分震驚....

在痛苦的抉擇時,少尉決定先檢查「家私」再說。
檢視完每個人的兵器時,少尉還在考慮...
機槍剩餘4挺,彈藥匣X12
步槍15支,彈藥匣X60
芭樂X30
K98X6
「這樣夠嗎...」
雖然這裡是彈藥庫,但是武器就這麼少...

正當革特‧希爾少尉還在猶豫時,
遠方出現槍聲,炸彈爆裂的聲響,打斷了革特‧希爾少尉的思緒~
"長官!發現前方有我軍的人和敵人在對抗,我們要行動嗎?"一名一等兵衝忙的跑來問.
"準備迎擊!幫助我們的人,所有人帶上傢伙!"少尉的口氣十分火急,好像把剛剛要做決定的事給拋到一邊去了~

我們離戰鬥場面愈來愈近,依稀看見蘇聯軍隊正在急忙撤退,
希爾少尉一邊命令我們開火攻擊,又一邊命令機槍手走捷徑,在他們必經之路中架起機槍,
戰鬥完結時,經過點算一共獲得Degtjarjov DP-27 4支,7.62mm子彈幾十個彈藥匣

到最後機槍手完成任務回來時,撿起 波莎莎 15支,
這的確可解決燃眉之急,但對基輔的盟軍時便顯得杯水車薪,這時一名高級將領找希爾少尉談話,
原來這人就是古德里安!

古德里安下令使所有部隊在基輔再座一次反攻,
當大夥們整理好出發後,
戰果異常的順利,
但是發現奇怪的事情,
俄國人的村莊都明顯被掠奪摧毀了,
這不是出自於我們之手,
看來這件事情並不單純,
正當前往一間農舍搜索時,
一個埋伏在農舍的俄國兵,
一槍擊中革特‧希爾少尉,
他立即應聲倒地,
革特‧希爾生死未卜.

正當少尉倒下的同時,幾名俄軍摸了過來.....
少尉身上只有小槍兩支,彈藥32發,刺刀一支。
那幾個俄軍正想用步槍架著少尉回俘虜營的時候,
突然幾聲槍響伴隨著幾聲伴著俄語髒話,少尉開槍了。
少尉忍痛慢慢爬起來,將四周俄軍殘留的兵器彈藥收集起來。
只見被槍擊中的部分剛好有金屬餐具,保護了重要部位,只有輕微的瘀青而已,因此倖免於難。
在此同時,一隊載著軍隊的軍用輕裝甲卡車和幾輛裝甲車拖著三門野炮出現在少尉躲藏的灌木叢附近,
是敵人嗎?還是是我軍呢?

看看他們的標幟 卐 ?
『是德軍軍隊!有救了!』一名士兵高興的大叫並衝出去
『別衝出去!』
搭搭搭搭搭.....
伴隨著機槍的聲音 那名士兵倒下了....
『不!』少尉大喊
運輸對機槍手:打錯人了嗎?
少尉:『沒錯....你打錯人了!!』眼淚掉下 在這些日子 已有好多兄弟離開我們了.........
因為腿被俄軍士兵打中 加上眼前的一個士兵 還有他的血...........
少尉昏倒了..............
少尉聽到迷糊的聲音『醫....少尉他.....怎樣了?.........沒事.....別再哭了....少尉不會死.........』

正當他醒來的時候
突然有大量轟炸機轟炸他住的醫院
很多病人都被俄軍轟炸機炸死
醫生都炸死了很多個,醫院的醫生只剩下二,三個
這時少尉剛好去了廁所,剛好逃了轟炸的一劫
然後德國陸軍到達開始掩護少尉撤退.............

於是少尉將剩下的醫生編入醫護兵
這些醫生莫名的成了戰士
隨著軍隊到達目的地...........
少尉:『看來得直接到達史達林格勒了。』
偵查兵:前方有2輛裝甲運兵車,少尉!一定要攔截他們 不然士兵們到達史達林格勒後,一定會精疲力盡的!
少尉:有反坦克炮嗎?
士兵:報告少尉!沒有
少尉:那該怎麼辦呢?運兵車上有機搶手的!
士兵:不如使用狙擊槍擊斃駕駛和機槍手
少尉:好主意!大夥們!上路

本想一路上應該沒有蘇聯機槍手或是突擊隊的偷襲,沒想到剛過了加爾格斯特夫鎮(基輔南部),馬上遇到了難題-----地雷!!!因為少尉組成的小隊裡面沒有拆雷兵,這下子遇到了難關。眼前只有兩條路走:
1、拿機槍掃射硬闖過去。
2、往北繞從烏克蘭直接切入聖彼得堡。

經過少尉的深思熟慮,胃了保全弟兄的安全決定往北繞從烏克蘭切入聖彼得堡
但是沒想到在那竟然遇到了俄軍重裝甲師,他接著該怎麼辦呢?

為了避開俄軍他們才取了積極性的手段,就是要有人要當誘餌引開俄軍!
少尉沉思了很久....
後來他決定要某位士兵去當誘餌
少尉:士兵!就決定是你了!
誘敵成功後我們在會合!
士兵:是!長官!請長官照護我的家人!(士兵拿了一把步槍何一些手榴彈轉身朝向俄軍走去)

那位士兵衝過去丟一枚手榴彈結果跑進坦克裡.......接著他遭受亂槍打死
俄軍反而派人搜索,處境變得更為艱難了,少尉接下來會怎辦呢!?

還好少尉他們是分開走的
沒多就有位士兵說:看!有農舍!
於是少尉決定先到農舍避避俄軍
快靠近農舍時他發現有幾具屍體
仔細一看是俄軍的人
心想肯定有我們的人在農舍裡
當心點!少尉說
他們有可能會把我們當成俄軍
此時農舍裡有人打暗號
少尉說:沒問題了! 是自己人
少尉一群人在農舍裡剛歇下來
少尉便問農舍裡的士兵
少尉:為甚麼只有你們幾個? 你們的長官呢?
農舍的士兵:我們前三天經過這裡時被俄軍的埋伏.
打散了......
這位士兵還沒說完 就聽見炮火聲  ~碰!
大夥回過神來時才發現,當時已為躲過的俄軍一直跟在後頭....
突然又有一發砲彈射向農舍
當少尉醒來時已經被俄軍給伏了

這時領頭的俄軍少尉出來命令俄軍說:把這群人給解除武裝,然後押往南爾格雅的俘虜營!
少尉和他僅存的一排兵就這樣的被解除武裝,準備送往俘虜營去接候發落。
到了俘虜營前俄軍警衛狠狠的將少尉等推下車,然後用繩索綁著進入了俘虜營的「大廳」。
少尉等人接下的命運會是怎麼樣呢?等在他們前頭的又是什麼呢?

進入了俘虜營,一名俄軍少尉坐在椅子上,把所有人叫走,俄軍少尉說:革特‧希爾你知我是誰嗎?
少尉說:你是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嗎?
俄軍少尉說:你.......
突然傳出了炮火聲

俄軍士兵:長官!是德國空軍!!
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知道了!你先出去!
俄軍士兵:是!
(俄軍士兵離開後)
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看在我們多年的交情,我就放你們走吧。
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拿起無線電):把所有囚犯帶到我這來。
三分鐘後,囚犯都進來了
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全部跟我來
於是少尉一行人都被帶到秘密通道
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密道的最後盡頭就是出口,保重!
少尉:謝謝!

離開戰俘營後,少尉一直想著過去的往事................

在32年前,少尉讀國中時,有個非常要好的同學,曾經,在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家境窮困時,是少尉在幫助他,當時的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全家隱瞞自己的身分到德國來逃避追殺。其實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是俄國人
有天,少尉無意間知道了這件事,但少尉一直保密,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可能是想報這個恩吧?就在少尉正好想完時,一件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全部別動,一少隊俄軍的偵查隊,
少尉:弟兄們,我們上
少尉和兩百名德軍囚犯把俄軍偵查隊消滅,也得到少許武器,接到他們進入樹林

剛走到樹林中的少尉一群人...碰!
士兵:阿~!  我們自己的空軍竟然在這投彈!!?
少尉:小心! 這林中肯定有俄軍的陣地!  轟!  

士兵:炸彈!  ~~阿! (慘叫聲)  
----------------------------------------------------------------
沒多久....
少尉:阿~(推開樹枝)呼~   (大喊)現在還能動的人!先集合!(集合中)  中士以上的出來~
少尉:..........種共.....不到20個....

少尉:現在我們只設立一個小型基地
突然看到俄軍的小型補給站,補給站上得兩三名俄軍,
少尉:弟兄們,我們把補給站攻下來...............

B中士:少尉,敵軍配備的可是50.機槍啊.......
C中士:對啊,這樣衝過去,可能.................還是先擬定作戰計畫吧!
少尉:那麼.........
A二等兵:少尉!拾獲木柄式手榴彈30支!
少尉:很好,那麼,發下去,扔向哨站,把50.機槍奪下,奪取這座補給站!
少尉:衝啊!
.......................................................
俄軍哨兵A:你聽!怎麼有步行聲呢?
俄軍哨兵C(拿起望遠鏡):是德軍啊...............不對,怎麼可能!戒備!戒備!

少尉:好吧,我們上
俄軍用人海戰術,成功把兩支手榴彈扔進哨站,把50.機槍奪下,
也得到少許武器一些糧食,一些俄軍軍服和一輛吉普車
少尉:我們有沒有人會俄文
B中士:少尉,我會

少尉:使用偽裝戰術
少尉:b中士,就由你混進俄軍陣營,造謠使敵軍恐慌不安!
b中士:是
而b中士混進俄軍陣營時,全體德軍向中士鞠躬

b中士成功混進俄軍陣營,現在我們可以做什麼,
a中士:少尉,有我軍部隊
少尉:好了,有了援軍
少尉:a中士你和兩名士兵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我軍部隊

b中士用德語小聲的對他們說
'你們是德軍嘛?'
其中一個隊員點頭
b中士:今天晚上,逃獄
而那些德軍部隊了解了

----------------1939年8月22日
也就是德國與蘇聯簽署[德蘇互不侵犯條約]的前一日
我們逃獄成功了
我們與少尉會合
在小帳棚裡
少尉說著:我們先繞過這座基地,俄軍已經在搜索了,明早就立刻啟程.

1939年8月23日
德國與蘇聯簽署[德蘇互不侵犯條約]
而我們也回到了基地,預備下一次戰鬥

我從消息中聽到
元首似乎是要派出黨衛軍偽裝波蘭部隊
打算毀掉自家的邊境廣播電台
似乎是打算入侵波蘭
我感到相當害怕

今天早上一名中校和一名中將來到少尉的基地,他們來是徵召一些士兵到波蘭,準備入侵波蘭
中校來到少尉的面前,

中校:臭小子,你也到戰場
少尉:哥哥!!!!!!!!
中校:想不想跟我到波蘭
少尉:好
中校:來,我帶你去看一個你想看到的人

中校和少尉來到一個帳棚裡,

少尉:爸爸
中將:哈哈哈,你也來了

少尉一家就起程去波蘭

這一路上我對我的老哥何爸爸敘述我當時的經歷...
順便享受這無戰爭的時間
我對爸爸說:等打完戰爭後要回家鄉去看看媽媽...
不知道他一個人家還好嗎...
爸:喔~ 你媽阿...過的好阿...你妹妹也回去幫忙家裡的事了...唉...你妹妹阿...她的先生在戰場上犧牲了...

我對哥哥說:哥哥,一會兒我們都那裏放鬆放鬆
哥哥:臭小子,一會兒我們去一些媽媽不給我們去的地方,爸你去不去
爸:去,但不可給你媽知
少尉一家去了一所成人會所...

雷神稍鳴動,陰霾天空雨點滴,盼君將留此;
雷神稍鳴動,陰霾天空縱無雨,吾亦留此地。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行動裝置版|黑名單|Urbase.net  

GMT+8, 2017-12-16 15:18 , Processed in 0.36046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