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戰略要地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1314|回復: 0

探討香港反對派要求的雙普選是否可以解決政治困局問題

[複製鏈接]

204

主題

644

帖子

774

積分

總區長

Rank: 8Rank: 8

積分
774

宣傳勳章

發表於 2016-1-26 00:16: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因為看到有些人買文章,所以我為了報答他們,就繼續寫一篇。很早前,我就構想寫一篇關於香港推行垃圾按量收費的不可行性,包括駁斥拿台灣推行成功、膠袋收費成功等等支持推行的理據。不過,好像頗太工程,加上大家好像比較關注香港政制,那就談談實行雙普選,廢除功能組別是否可以解決香港目前的政治困局。廢除功能組別無甚麼好談,大家的共識無甚麼不合理性。
本文主要探討雙普選解決不了香港政治困局。


在探討是否可以解決之前,我們先了解一下香港的政制結構。

香港是採取三權分立的原則,即行政、立法、司法互相獨立,並且牽制。

其實與台灣無太大差異,不過香港特區行政首長(類近大總統),卻沒有一些司法特權。

另外,中華民國五權分立的思想,實質是圍堵總統,並且總統往往權力極大。

當然,台灣情況非我們今次探討重點,純粹為了方便台灣各位了解香港政制是如何,以及對政治冷感的香港朋友。

再來,補充一些圖片,以供了解。






在探討政治困局之前,先了解實行雙普選是甚麼一回事。

雙普選顧名思義是指兩次選舉,一次是特首選舉,直接由人民一人一票選出。

另一次是立法會議員選舉,同樣由人民一人一票選出。

立法會選舉之中,其中所採取的點票方法是比例代表制。

當你在選區之中,獲得足夠百分比的票數,你就可以當選成為立法會議員。

換句話說,你的排名是在頭7名或9名(視乎選區名額,香港島有7席,新界西有9席),你就可以成為立法會議員。






香港目前的政治困局有三

第一,        特首的香港代表性低,因為是由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產生。

第二,        政府有為而立法會阻礙

第三,        普選可以滿足要求普選或反對派要求



針對第一點,確實有部份成效。從原則上看,特首是由香港一人一票選出,當然具備了民主性質。這個與民國大總統情況一致。不過,提名權卻被操控在提名委員會上,但這個委員會是如何產生、怎樣產生,沒有交代,而這種非人人皆可以自我提名,因此選舉委員會的民主性,就比較受到質疑。而最大問題是這種模式會被指為中央(中共北京政府)欽點候選人,然後給予香港選擇的局限性民主(雖然我個人認同這種模式)。這便與人們較為希望的自己選舉特首,然後到北京受封的一國兩制,迥然有別。說到最後,依舊解決不了問題。

第一點純粹是泛泛之談,不寫好像與世界脫節而已。

針對第二點,比較需要花更大的篇幅,畢竟是核心所在,正如我們先前所提及,立法會的構成是通過比例代表制,只需要獲得選票的一定百分比,就可以當選。這種模式最大問題是引致政黨林立,政府不可以單靠傾向支持某幾個政黨,就可以保證法案通過。

雖然有建制派與泛民派之分,但建制派之中又有工聯會、民建聯、新民黨等等各門各派(單就這3黨在立法會議席,不足以超過半數通過方案)。另外,泛民之中又建有公民黨、民主黨、工黨、社民連、人民力量等等黨派(基本上,這些黨派不是絕對反對政府,有時候會協商支持議案)。因此,意味著要通過一個方案,將需要獲得最少7個黨派支持(若果是持最多議席的黨派)。加上,各個黨派代表的利益,皆有所不同。舉例所來,公民黨所代表的是專業人士利益,例如律師。工黨所代表的是員工利益,例如工人。民建聯所代表的是商人利益。可以說,要通過一個方案,確實要花很大的力氣與時間去說服各個議員,這裹還未計算諮詢期時間。

另外,還有一個悲劇,就是黨派中議員,不一定是綑綁式投票。即是說,可能a黨在表決議案時,70%票數支持,30%票數反對。由是觀之,政府要通過一些有為長遠的方案,卻未能照顧一些政黨或者議員的政治利益時(例如人民力量的議員,通常是不能妥協支持現行機制下的政治改革議案,例如押後普選及廢除政能組別的時間)。


最後是香港政治分化嚴重,這個不是雙普選可以解決,亦不是廢除功能組別可以解決。正如前文所述,團體或議員的政治考慮,亦涉及了普選實質運行。這裹,我跟大家談談一個我在facebook看到的漫畫。

少年:老爺爺,你投了那一個候選人的票?
老爺爺:我投了民建聯的A君
少年:甚麼?民建聯?他們都是政界政棍,騙飲騙食。怎麼不投公民黨的B君啊?
老爺爺:那個A君經常來探望我,給予我不少餅乾、糧食之類,又專車送我們去玩。再者,我也不太認識B君,甚至沒有看過B君,所以沒有投他。
少年:人家B君是專業人士,貴人事忙,怎來得有空來探望你啊?你信我B君,投給B君麻。
老爺爺:但我又不認識B君…..
少年:唉,對牛彈琴。你真是無藥可救(說畢,揮袖而去)。


上街反對多是年輕一輩,而這群年輕一輩與以前不同的是,他們受到這個資訊發達、個人主義泛濫的年代影響,以自我為中心(可能有人問為何以前西方思潮衝擊香港,卻無此情況。一來是香港當時依舊有體罰的情況,可以出現”打死你個衰仔”的情況,教師及家長可以威嚇性地教育子女。二來是經濟環境改變,以前講求集體穿膠花的時代,講求家庭本位,不復存在。父母經常不在家,自然助長了個人主義。當然,還有其他可能性,但好像不是重點)。因此,便出現了上述情況。這意味著,賽果未能盡其所望(即他們支持的政黨人士,未能當選),便會指控賽果,受到干預。故此,縱管實行了普選,亦解決不了問題。

當然,這個論證武斷地定下了年輕人全盤自我中心,所以再補充另一個考慮點。

正如第一點所言,提名權被操控於提名委會員上,他們的提名不一定是符合反對派所期望。最終,反對派依舊是不會滿意。

說到最後,其實目前反對派首要目標是實行普選,但如何普選、怎樣確保普選成功、是否真可以對香港政治穩定,有所裨益,顯然不是他們所關注(但我同意特首普選有利增加其民意代表性,以及監督特首個人操守)。

        至於個人認為的解決方法是有,不過顯然這篇版幅過長,只能留待日後再寫。




p.s 附上一首歌,緩和一下嚴肅情況{:4_114:}


雷神稍鳴動,陰霾天空雨點滴,盼君將留此;
雷神稍鳴動,陰霾天空縱無雨,吾亦留此地。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行動裝置版|黑名單|Urbase.net  

GMT+8, 2021-10-18 05:16 , Processed in 0.05241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